卯足了劲的继续朝着更加南方而去

- 编辑:admin -

卯足了劲的继续朝着更加南方而去

 给我的弟弟的蛋蛋,陪葬吧。
 
    好嘛,后来史料上记载着的扬城十日,应该不是这么来的。
 
    是吧。
 
 178 通缉令(哭了求月票)
 
    再一次顺利的逃出生天的顾铮一行人,越是朝着南走,就发现这路程是越发的艰难了起来。
 
    当轮到安五虎到昌城所毕竟的一个小镇中去购买生活的物资的时候,就发现,这里已经被快马加鞭的鞑子们给占据了下来。
 
    因为这里的不抵抗,再加上人口基数的相对稀少,鞑子们也需要在攻打昌城的时候有一个基本的物资供给点,在这个小城镇中的百姓,就幸存了下来。
 
    竟还和往常一样,忙忙碌碌的出出进进的生活着,一点也没有觉出和以往有什么不同。
 
    青鞑子们的到来,给这个小城镇中的居民,带来的唯一的改变,可能就是在大街小巷,城中最明显的建筑物墙壁上,都贴满的一大溜的通缉令了吧。
 
    通缉:悍匪。
 
    男,20-30岁左右,鲁地口音男子,济城人。
 
    一个十分虚构的画像,配上白底黑字的罪状说明,怎么看都觉得画上的顾铮莫名就狰狞了几分。
 
    该通缉犯罪状如下:将青国高级将领致残一名,杀害两名,高度危险。
 
    奖励:如有发现此行人等之人,可去府衙举报后,领取白银千两的奖励。
 
    不怎么识字的安五虎,还是在买完米粮之后,看到通缉被贴出来之后,特意围在旁边,听那好为人师的读书人给大家念了出来之后,才知道这一长溜的通缉令上画的是他们一行人。
 
    深感情况不妙的安五虎,也顾不得再听下去了,赶紧就将身后的大车一抬,咕噜噜的出得镇外,在村镇外不远处的小路上与顾铮一行人汇合了。
 
    “大事不好了,这城镇是去不得了!”
 
    先行采购的安五虎,一则是购置物资,二则是先行探路,看看这里能不能作为他们暂时休养一阵的地方。
 
    待到安五虎慌里慌张的将他见到的情况一说,一行人就知道,他们的南迁路,更是要风霜雪雨了。
 
    这个消息让顾铮一行人开始人心惶惶了起来,小孩子最为敏感,像是感受到了大人间的氛围一般,被紧紧的抱在奶奶怀中的顾狗娃,莫名的就开始抽泣了起来,他那可怜巴巴的哭声越来越大,到最后就变成了嚎啕大哭,泪水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,怎么都止不住了。
 
    抱着他的奶奶,无措的哄着,想要让自己最心爱的大孙子平静下来,却仿佛是起到了相反的效果一般,越哄,嚎的更加嘹亮了起来。
 
    直到这个时候,围成了一团,开临时商讨会议的一行人,才知道,这个在行进的路上,一直安安静静不哭不闹的男孩,他的不哭不闹的乖巧,只是因为他感受到了大人们的疲累,而表现出来的懂事的一面。
 
    其实他才是真正的需要被关爱的宝贝,毕竟他才三岁啊。
 
    看到自己的表现,竟然连一个三岁的孩子都比不上,面面相觑的男人们,反倒挠了挠头,对视一眼,哈哈大笑了起来,一扫刚才因为听到这种灭顶消息的压抑。
 
    “哈哈哈!这算个球啊!老子的这条命本来就是捡回来的,能活得了这么长时间,吃了这么多顿的饱饭,也算是值了。”
 
    “没错!”对顾铮的话颇为认同的安五虎,像是找到了知音一般的鼓起掌来:“知我者莫过顾大兄弟啊。”
 
    “我跟你说,你做那面食实在是太好吃了,死之前要是还能吃上一碗你做的打卤面,那我此生就算是无憾了!”
 
    受到了两位领头人的影响,周围的人也跟着莫名的笑了起来。
 
    是啊,平平安安的走到了这里,比起那些早已经身首异处的乡亲们,他们的境遇不知道要好多少。
 
    而那些鞑子们本就是他们的生死大敌,不死不休的那种。
 
    那么,通不通缉,又有什么区别呢?
 
    仿佛瞬间就想通了的众人,开始哈哈大笑起来,越来越大的笑声,让哭嚎不止的顾狗娃都惊的只顾得看大人们抽风,而忘记了抽泣。
 
    他满脸茫然的顶着一张大花脸,看着他最崇拜的爹爹,已经最雄壮的娘亲,将他抱了过来,一个擦泪,一个做鬼脸的,就把他逗笑了。
 
    是啊,一家人,活着,就有希望,就比什么都强。
 
    不再哀叹,不再埋怨,不再惶恐的一行人,那疲惫的心灵就像是重新的充满了电力一般,卯足了劲的继续朝着更加南方而去。
 
    这一行,总有尽头,只要心怀希望,未来的家就在远方。
 
    自此之后,做好了准备的一行人,就再也没有敢选择官路甚至于稍微繁华一点的商路,他们是穿小林子,走小路,见到大城池就绕,碰见小村庄就入,愣是让他们生生的就这样挪到了昌城。
 
    而这种用挪移速度所换来的相对安全,自是让他们躲过了一波又一波由衮而多派出来的侦查部队的围剿,在他们所不知道的地方,与死神擦肩而过了不下八回。
 
    如此的锲而不舍的男子来说,少了一个能提供强壮需求的蛋蛋,那活着还有什么的滋味。
 
    他这个既没有争权夺利的心思,有没有驰骋天下的雄心的男人,唯一的爱好也就是床上的那点事了。
 
    如果连那点事做起来都如同养生的老人一般,这也不行,那也节制的,他还算什么八旗最强壮的男人。
 
    他还怎么在火辣的玩得开的娘们面前,一展属于他铎多的雄风?
 
    每每想到这里,铎多就是一阵的摔盘子丢碗,抹脖子上吊的闹腾。
 
    让他的哥哥衮而多对罪魁祸首更是恨的咬牙切齿,深入骨髓。
 
    而偏偏这个弟弟不知道是受虐过深,还是真的情根深种,他还非要他哥哥放过那个害他如此的女人一命,要抓活的。
 
    看着这样的弟弟,为了能让他有这个盼头活下去,衮而多也只能无奈的一点头,应了。
 
    这也是顾铮他们为什么能活到现在的另外一个原因了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