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是并没多问的他们手脚麻利的就收拾好东西

 
    达成了协议的衙役就将他所能接触到的消息讲给了顾铮听。
 
    “咱们大月国的后朝廷不是南迁了吗?这史可发大人也跟着小皇帝一块迁徙过来了。”
 
    “这位大人主要负责的就是江南往南数的八省的巡查事物,也算是他幸运,在往扬城巡查的路上,就和鞑子的小股侦查部队给遭遇上了。”
 
    “据这位大人说,这一群鞑子可能有大部队尾随其后,而其最终的目的地,就是扬城。”
 
    “所以这位大人就紧赶慢赶的奔着扬城而来,刚到了城内连口热茶都没喝上,就先下达了这个扬城内的征兵令。”
 
    “如果你不是扬城本地人,我建议你还是赶紧投奔别的城市吧,不出意外,这位史大人从明天起就会先从你们这些难民入手,给抓到军队里填充数量了。”
 
    听到这里的顾铮和安大虎具是一惊,颇为感激的就朝着这位小衙役拱了拱手:“多谢差爷的提醒,我们这就回去安排一下,即刻启程。”
 
    “作为交换,不知道小差爷又有什么想问我们的呢?”
 
    听到这里,这个瘦小的扬城差役十分警惕就朝着四周看看,在确认无人的时候就压低了声音朝着顾铮两人问到:“听说济城内的百姓被杀光了是吗?”
 
    说道这般沉重的问题,顾铮也不知道应该有怎样的反应,他只是沉痛的点了点头,算是回应了对方的说法。
 
    “那据说鞑子所到之处,无论是拼死抵抗,还是弃城投降,到最后都是要杀掉大半的大月国人的吗?”
 
    当小衙役问到这里的时候,他说的话语中就自带了颤音。
 
    顾铮沉吟了一番,并没有给予肯定的答案,却也是不差多少了:“不知道其他城中的情况如何,但是我所在的济城,以及一路南下的城市,都是这样的。”
 
    “这不是传言,是血淋淋的事实。”
 
 175 把小娘子送与我
 
    当顾铮说完这句话,对面的小衙役就像是确认了什么一般,朝着顾铮两人点了点头,复又问了一句:“如果你们要继续逃命,会往哪个方向走?”
 
    “除了往南,别无他选,先往西南方向走吧,常城不行江城,江城不行,昌城,如果连昌城都被占了,我们就去云城。”
 
    “偌大的大月国,总有我们落脚的地方。什么都没有家人的平安重要。”
 
    “是啊!”像是在体味顾铮的话语一般,小衙役就这样嘀咕着他的家人平安这句话,仿佛再也不想和顾铮他们多说了,自顾自的就走出了这个无人的小弄堂。
 
    既然第一手的消息已经被顾铮得到了,那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可以选,那就是赶紧跑啊!
 
    不多废话的顾铮和安大虎,用了平生最快的速度,就冲回了大车店,在负责留守的其他人员的诧异的眼光下,二话不说的就下达了开拔的指示。
 
    虽然一行人被绕的一头雾水,但是并没多问的他们,手脚麻利的就收拾好东西,启程了。
 
    幸运女神一定是给顾铮开了外挂,就在他们离开扬城后,约么大半天的工夫,这个如画般的城市,就被鞑子们团团的包围了起来。
 
    而在城外的铎多,则看着城内外那软绵绵的厮杀,莫名的就无聊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我说,扎哈,前方的士兵打生打死的,咱们这些精英队伍,也不能干看着吧?要不我也活动下筋骨,冲上一波的冲锋。”
 
    “这次冲锋过后,我就鸣金收兵,这出了战场了,我想在周围劫掠一番,你总不会也有意见吧?”
 
    听了这个不算太过分的话语,扎哈还是将脖子一梗:“您是我们的主子,你说什么事什么,可是旗主说了,无论将军你要去哪里,我哈扎一定要跟随的。”
 
    “嘿!”听到这里,铎多半气半笑的就往哈扎的肩膀上一踹:“嘿,到底谁是主子,你还有理了啊,赶紧给我起来,咱们收拾一下就去这扬城的后城外,给这群地主老财们来一个出其不意的问候。”
 
    “如果再有点乡村小妞,就更好了,哈哈哈!”
 
    明明啥的秦淮八艳,什么扬城花魁,最是柔媚勾人,可这铎多的眼睛就好像是糊了屎一般的,光往村妞的身上盯。
 
    虽然对于主子的品味,扎哈不敢苟同,但是要是一起劫掠的话,还真是一项不错的解乏运动。
 
    这一队谁也不比谁靠谱,谁也不比谁精明的组合,就这般大咧咧的集合了一队亲卫,朝着扬城的周边扫荡而去。
 
    与鲁地的质朴粗犷不同,江南人家的灰瓦青墙,别有一番风味,可这般的景色,在粗人鞑子的眼中,就和拿着丝绸擦屁股一般的入不了他们的眼。
 
    所有人的心神都盯在了这些富饶人家中的家财之上了,而压根就是来解闷的铎多,也只是朝着因为他的追赶,而惊声逃窜的大姑娘小媳妇的身上使劲。
 
    铎多这一闲得慌吧,可不要紧,策马驰骋的他,又再一次的与顾铮一行人碰到了一起。
 
    这也真够有缘分的。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