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的当务之急是要密切关注薛如云的动向既然

 “亚龙办事,我还是比较放心的。”听了这话,蘅元康的释放出一丝精芒:“谁敢得罪蘅家,就要让他付出血的代价!”
 
    “估计亚龙的消息也快传来了。”
 
    蘅琴说着,电话便响了起来。
 
    ——————
 
    ps:感谢迈果汁兄弟的万赏!
 
 第894章 想不起来您是哪一位!
 
    “小妹,怎么回事?”火爆脾气的蘅元康问道。明眼人都看出来了,蘅琴的脸色很是不对,甚至越来越白,嘴唇已经没有了血色!
 
    蘅琴的嘴唇哆嗦着,眼中满是难以置信,不断喃喃重复着:“这不可能,这不可能……”
 
    “二姐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蘅盛优问道。
 
    他相对年轻一些,是军区某特种大队出身,而后直接担任军区王牌主力营的营长,现在已经是军区特种部队的主要负责人之一,年轻气盛,崇尚武力,前途远大,但这是优点,也是缺点。
 
    过于崇尚武力的人,总会相对少了一些动用头脑的机会,因此这蘅盛优是个武将,但离帅才还差得远。
 
    当然,他最大的缺点还不在这里。
 
    他先把自己看成了一个蘅家人,然后才把自己当成军人。
 
    “李亚龙……失手了。”蘅琴的表情和语言都显得有些艰难。
 
    “什么?亚龙失手了?怎么可能呢?他的实力可不在我之下!”蘅盛优很震惊!
 
    “他没制住对方?”蘅元康似乎也没料到这个结果。
 
    蘅琴不说话了。
 
    事实上,对于李亚龙去杀人一事,他们都心照不宣,这些年来,李亚龙为蘅家干了不少见不得人的“脏活”。
 
    那个薛如云母女折磨了蘅琴这么多年,每个蘅家人都看在眼里,每个人都想要替蘅琴出口气。在他们看来,让薛如云变成死人是理所应当的事情,反正家族当年在崛起的初期,对于这种事情也算是轻车熟路,他们并不觉得这种做法有什么过分的。
 
    有薛家和蘅家的联手,那么消弭这件事情的影响也不算太难,死人就是死人,终究会化作一缕清风飘散。
 
    不过,蘅元康说的还是比较隐晦,他说的是李亚龙没“制住”对方,而不是说的没“杀死”对方,反正大家都明白是什么意思。
 
    但是,对于李亚龙失手这一点,他们还是觉得很是有些难以接受!
 
    这些年来,蘅家精心培养家族力量,李亚龙和他那十个人所组成的团队就是代表人物。可是,这十个人都失败了?这怎么可能?
 
    沉默了好一会儿,蘅元康才说道:“以有心算无心,亚龙还会失败,说明对方的武力真的不容小觑。”
 
    不过,接下来蘅琴的话才更加引起了众人的震惊。
 
    “李亚龙死了。”蘅琴的声音带着一丝艰难:“算上他,一共死了五个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?”
 
    此时,客厅里的所有人都震惊到了极点!
 
    李亚龙居然死了?十个精英战力竟然折损一半?
 
    脾气火爆的蘅盛优差点没被气疯掉:“居然敢在南阳的地界上杀人!他们难道不怕我们蘅家的报复吗?对方到底是什么人?还有没有王法了!”
 
    这些年来,蘅家不知道砸了多少钱财来提升这些人的战斗力,结果今天一下子就损失了五个人,让他们怎么可能不肉疼?
 
    在蘅家看来,敢在南阳的地界上杀他们的人,简直是嫌自己活得太长了!
 
    众人七嘴八舌的骂开了,只有一个男人问道:“李亚龙是怎么死的?”
 
    他是蘅琴的堂弟,名为蘅远超,不到四十岁的年纪,已经是某个县级市的副市长了。
 
    这一群军官和政府工作人员共同呆在一个客厅里,讨论的却是自家人被杀的消息,这种感觉确实是极为的怪异。
 
    当然,蘅家从派出李亚龙开始,就没打算要走合法解决问题的路子。
 
    “狙击枪。”蘅琴有气无力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死于狙击枪?这怎么可能!”蘅盛优第一个站起来!
 
    其他人都不吭声了,他们都在消化这个让人震惊的消息!
 
    敢动用狙击枪来狙杀蘅家的人,这里面所蕴含的信息量简直是大到恐怖了!
 
    如果对方是普通人的话,又怎么会有狙击手出现?要知道,连蘅家都没有狙击枪!这种枪支哪怕在华夏地下军事市场之中也是极少流通!哪怕有钱都不一定能够买得到!
 
    培养一个优秀的狙击手,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,如果真的有必要,不如花钱从境外雇佣狙击手来到华夏执行任务,至于花大本钱去培养,简直是脑子进水了。
 
    难道说,对方为了对付蘅琴,专门请来了狙击手?
 
    甚至,现在就已经有狙击枪远远的瞄准着蘅家宅子?
 
    想到这一点,在场的人都紧张了起来!
 
    “这件事情必须要有个说法。”蘅远超面露凝重之色:“我来联系省城警方,性质太过恶劣,一定要让他们严肃处理。”
 
    蘅家虽然没有警界中人,但是在这方面的关系还是比较深厚的,在他们看来,以合法的手段来抓住涉案狙击手,应该不是什么太难的问题。可是,当蘅远超打了一个电话出去之后,他的脸色也变白了许多!
 
    “远超,那边怎么说?”
 
    “已经立案了,而且已经发出了全国通缉令。”蘅远超有气无力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好!这是好事啊!”蘅盛优并没有注意到蘅远超的表情变化,重重的一拍大腿,“没想到南阳警方这次行动那么迅速!真是够给咱们蘅家面子的!呵呵,看来警队里面也不乏明白人,知道关键时刻该站在哪一边!”
 
    此时,客厅里的绝大多数人都松了一口气,唯独蘅远超。
 
    听了蘅盛优的话,蘅远超的脸色更加的白了。
 
    他的声音有些艰难和生涩:“确实是立案了,也确实是发通缉令了,但却是针对的蘅家。”
 
    “针对蘅家?”
 
    “什么意思?”
 
    “警方说,李亚龙和那些手下全部都有案底,警方花费了很长时间才追上他们,李亚龙率人拒捕,双方发生了激烈的枪战,最后警方出动了狙击手才解决战斗,但即便是这样,也还是有几个警察受了伤。”
 
    “这他妈的简直是在扯淡!”蘅盛优气的大骂道,他可万万没想到,这件事情警方竟然会给出这样的答案!
 
    “或许也是真实的。”蘅远超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道:“我问的这人是我的一个铁哥们,认识了十几年,他完全没有必要骗我的。”
 
    “亚龙他们确实有案底。”蘅家老二蘅元康说道:“但是这件事情警方为什么会这么快的介入?我还是不相信!”
 
    “不相信也没办法了,木已成舟。”蘅远超满脸颓丧:“我那警察兄弟甚至告诉我,说他们已经准备来蘅家取证调查了。”
 
    上门调查蘅家?
 
    这无疑就是在打脸!
 
    蘅家的人又怎么能忍得了这种屈辱?
 
    “对方明明知道他们是蘅家的人,还会这样做,说明了什么?”蘅元康最先冷静了下来,虽然他的脾气足够火爆,但是并不像蘅盛优所有时候都是处于莽夫状态。
 
    众人都从他这句话中感到了不安。
 
    蘅家在南阳军政两界的地位很高,但是从今天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来看,貌似这种大趋势已经要发生了转变。南阳警方的态度让他们感觉到琢磨不定,管中窥豹,以小见大,难道说,这是上层某个大人物的意思?
 
    “那个野种!那个野种怎么可以这样!”连李亚龙都死了,蘅琴终于是忍不了了,开始尖声叫起来!
 
    “姐,你别担心,也许就是误会也说不定呢。”崇尚武力的蘅盛优懒得费这些脑子,“姐,你现在就安安稳稳的呆在咱们家,我会调人来保护你。”
 
    至于蘅盛优所说的调人,自然就是从军区的特种部队中抽调人手来帮忙了,这种公权私用的事情对于他而言,也算是轻车熟路了。
 
    “盛优说的没错,我也赞成。”老二蘅元康说道:“薛坦志那边,我会亲自去交涉,让他把事情解决,妹妹,你这几天就安心休养,什么也不去想,好好的歇几天,事情就结束了,胜男和紫晶也能出院了。”
 
    蘅琴在抓着头发,满脸的恨意。
 
    “我一定要让薛如云那个野种去死,她不死,我就没法解除心头之患!”蘅琴的语气颇有些狰狞的意味。
 
    李亚龙的死,已经让这个女人彻彻底底的失态了!
 
    蘅盛优的眉毛扬了扬:“姐,你以为那个野种还能活多久?我就是拼着这身军装不穿,也不可能让她继续活着!”
 
    蘅元康瞪了一眼口无遮拦的弟弟:“盛优,有些话你放在心里就行了,不需要说出来,注意影响!”
 
    “切,能有个屁的影响。”蘅盛优转身便走了出去。
 
    “二哥,我们的当务之急是要密切关注薛如云的动向,既然李亚龙已经死了,那么我们就得重新派人盯上去,时刻掌握主动权。”
 
    “这件事情我来安排。”蘅元康说道,除了李亚龙之外,蘅家还是有一些精英好手,就算他们死光了,大不了再从部队中抽调人过来就是。
 
    蘅远超像是想到了什么,忽然说道:“二哥,你说那个野种会不会直接找到蘅家来?”
 
    “如果要来,那可就正合我意了。”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这个时候的苏锐虽然正在朝蘅家而来的路上,但却已经把车子停了下来,因为在他们的前方路中央,出现了一个人。
 
    这是一个老人,看起来六十多岁,头发已然全白,但是看起来却腰背笔挺,极为强壮,明显不同于一般同年岁的人。
 
    苏锐见此,开门下车:“老人家,为什么要在这里拦着路?”